妇产科医师裴志飞:手术前的糖果

发表时间:2019-08-12

  44岁的裴志飞,是西城区妇幼保健院妇产科副主任医师,2017年,她主动请缨,参加北京对口支援玉树医疗队。虽然不少人提醒她高原生活艰苦,可裴志飞并没当回事儿,她说,“别人行,我为什么不行?”

  可站上玉树的土地,裴志飞开始怀疑,“我能行吗?”平均海拔4000米,大部分时间空气含氧量不到内地的40%,心慌、头痛、呼吸困难折磨着裴志飞,来玉树的第一个月,她瘦了整整十斤。

  玉树州人民医院是当地最好的医院,但妇产科只有9名医生,64张床位,甚至没有几位医生会做最普通的子宫肌瘤和剖宫产手术。

  当年9月,一位五十多岁的女性患者盆腔内长了巨大的肿物,当地医生束手无策,建议把病人转到西宁的医院,那可要辗转近千公里的山路。

  手术台上,患者的腹腔打开了,裴志飞皱起了眉头,患者各种组织脏器粘连在一起,解剖结构完全看不清,而且患者还有慢性疾病,手术难度陡然增大。

  裴志飞顶住压力,一点儿一点儿分离粘连、分辨组织结构,由于精力高度集中,她很快满头大汗。三个半小时后,肿物被切除,只剩下缝合等程序,裴志飞松了一口气,下一瞬间,她眼前发黑,双腿无力,瘫倒在地。

  在平原,三四个小时的手术也会耗费大量精力,更何况是在高原。裴志飞消耗过大,再加上又有轻微低血糖,她实在站不起来,只能坐在地上,指导其他大夫进行手术缝合。一名护士找来一包葡萄糖,她喝下去,才慢慢恢复。

  自此以后,裴志飞每次上手术台前,都会吃几块糖,“就是晕,也得在手术基本完成之后再晕。”

  一天午夜,下着大雨,刚刚睡着的裴志飞被电话吵醒,是医院打来的,一位危重病人刚刚转至医院,裴志飞撂下电话,抓起一件披肩,冲进雨中……

  患者昏迷,血压只有40/20mmHg,非常危险。裴志飞赶紧开始手术。手术刀切下去,病人的血一下喷出来,溅了裴志飞满脸……

  原来,患者胎盘早剥,腹腔里全是血,子宫已经完完全全的裂开了。这种情况,裴志飞从来没遇到过,“不能慌!不能慌!”她定下心神,沉着应对,几个小时后,手术顺利完成,患者得救了。

  半夜被叫回医院做手术,是常事,辛苦不可怕,可怕的是职业暴露。当地是乙肝、结核病等传染病高发区,裴志飞做手术,还冒着被传染的风险,“救人嘛,就算豁出性命,也得为患者做手术。”

  援助任务原本只有一年,临近结束,裴志飞又主动申请延长一年。家人朋友很吃惊,裴志飞有自己的道理:“援助早晚有结束的时候,如果能把我们的医疗技术和经验留在当地,就好了!”

  两年,玉树州人民医院妇产科变化翻天覆地:医院新开展了14项妇科和8项产科技术业务;当地医生已经能应对大多数常见手术;宫颈疾病诊疗中心也已开诊,填补了玉树州子宫颈疾病诊治的空白……这一切,都有裴志飞的心血和汗水。

  两年的时间都给了玉树的患者,裴志飞的女儿“吃醋了”!她刚去玉树的时候,女儿上初一,现在已经初三了。2019年母亲节,女儿撒娇说:“我太缺少母爱了!”虽然知道女儿是开玩笑,但裴志飞还是心中一痛。

  7月31日,香港现场报码,裴志飞完成援助任务,回到北京。她心里依然牵挂着玉树的同事,玉树的患者,“忘不了我们合作完成的每一台手术;忘不了患者充满感激的目光;忘不了热情淳朴的百姓和山川河流、一草一木……”裴志飞说,她盼望着玉树的医疗条件越来越好,帮助更多的患者战胜病魔。(任珊)